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2019 > “两山”时代答卷 > 践行“丽水之干”先进典型  正文

金牌调解员“侠姐”:我是党员,我为您服务

丽水网 - 来源: 丽水公安  2019-07-05 16:38
编辑:马丽飞 | 责任编辑:叶捷〗

  从几张塑料凳到自掏腰包成立“侠姐调解工作室”,侠姐12年来致力当和事佬,白天黑夜连轴帮人免费解心结。据统计,12年间她共调解1000余起纠纷,成功率高达95%。

  2014年,因表现突出光荣入党。2018年,在单位开设调解工作室,并亮出口号:我是党员,我为您服务。

  在侠姐的感染下,她的家人朋友甚至纠纷当事人纷纷自愿加入调解团队,助力调解事业。

  新丽水人贾维侠今年46岁。不过,无论男女老少,大家都喜欢叫她“侠姐”。

  侠姐来自安徽。2006年,她从失败的婚姻走出,嫁给了丽水人翁先生。为了生活,夫妻俩在丽水市区办起了来料加工厂。

  2007年的一天,侠姐发现一名50多岁的女员工一边干活一边抹眼泪。细问之下,才知道她和儿媳妇闹矛盾了。热心肠的侠姐主动到女员工家中劝解,婆媳最终握手言和。

  侠姐信心大振,之后又帮员工多次成功调解。

  她解释说:“我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体会过恶劣的家庭关系带来的痛苦,因此,不希望别人也受同样的苦。”

  侠姐说干就干。

  她家一楼,原先是个70平方米大小的车间,摆放着十多台机器。女员工想向她述说心声,只能搬两张塑料凳,坐在车间一角。由于没有私密性,这边女员工在哭诉,边上干活的人却忍不住在笑。

  随着侠姐调解的名气越来越大,不仅仅自家员工,就连左邻右舍,也找上门寻求帮助。于是,侠姐在车间里隔出一个小房间,作为接待调解临时用房。但这样还是不行,随着前来要求调解的人越来越多,临时用房经常人满为患——她家一楼与其说是来料加工车间,还不如说更像菜市场。

  2017年底,她一狠心,把车间搬到了家附近,腾出地方,专门成立了“侠姐调解工作室”。

  一来一去,侠姐亏了:租别人的房子,一年要8万多元租金,加上水电费等开支,侠姐每年要“亏”10万元左右。

  对她来说,这是笔大开支,幸好,丈夫一直都支持她,调解工作室也因此“开”了下去。

  侠姐从小想当警察。2008年2月初,她通过考试,成为莲都公安分局白云派出所的一名辅警,从事社区警务工作。2014年,因表现突出,光荣入党。

  白天,侠姐下社区排查流动人员、登记出租房屋、配合民警检查特业场所等;中午休息时间,抓紧时间学习《婚姻法》《民事诉讼法》等相关法律书籍,给自己的业余调解工作“充电”,提高调解能力和水平;晚上,邀请那些需要调解的当事人到工作室进行调解,第一时间帮忙开解他们的心结。

  2018年,在领导的支持下,侠姐在白云派出所白云警务室开设了“侠姐调解工作室”,同时亮出口号:“我是党员,我为您服务”。据了解,在莲都区所有的派出所中,唯有辅警侠姐拥有属于自己的调解工作室。

  12年调解1000余起,成功率高达95%

  “侠姐,你帮我评评理!”5月31日凌晨1点多,睡眼朦胧的侠姐被哭哭啼啼的姑娘“拽”出了被窝。

  没喝一杯水,三个小时好说歹说,终于劝和一对小情侣。

  顶着清晨4点多的露水,她赶紧回家补觉,却再也睡不着。早上6点多起床,发现受了寒,脑袋晕乎乎的。再难受,也得上班,于是她揣着感冒药和一大包面巾纸直奔单位。

  据统计,自2007年开始参与调解,侠姐至今共免费调解了1000余起纠纷,调解成功、签订调解协议的就有950多件,调解成功率高达95%,堪称“金牌调解员”。

  “我们调和,也调离。”侠姐介绍说,调和主要是让发生矛盾和纠纷的双方握手言和,让濒临破碎的家庭重圆等;调离主要是劝离“第三者”、帮助饱受家暴苦楚的当事人维护自身权益等。

  95%不易,侠姐怎么做到的?

  对于挥拳打老婆的,侠姐先让丈夫学习家暴法;对于情绪激动的调解对象,先安抚情绪,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对于婆媳关系夫妻矛盾,大打亲情牌……

  这些技巧听上去谁都会,但很多人学不会侠姐的用心。

  莲都的叶某翠听说侠姐的名气后,她多次专程找侠姐“诉苦”。侠姐耐心倾听,开动脑筋柔性开解。叶某翠良言入耳,并承诺:“回家好好过日子。”

  调解成功,侠姐特意到菜场为叶某翠买了一大袋猪肉和蔬菜,并亲自送她上了回家的客车。

  一对中年夫妻因为感情不和,起诉到法院要求离婚。在等待开庭的日子里,女方被赶出家门,住在宾馆里。

  听说此事后,只要有空,侠姐就去宾馆陪女方。侠姐用自身经历和体会摆事实、讲道理,劝女方回头。最后,男方撤诉。现在,这对夫妻关系转晴,生活美满。

  ……

  全身心扑在调解上,用真心真情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这是侠姐的成功秘诀。

  侠姐介绍说,1000余起调解案例中,婚姻和情感纠纷占多数,邻里、财产纠纷等也有不少。“都不是‘大事’,但经过调解,让支离破碎的家庭重回温馨和睦,让矛盾双方冰释前嫌、握手言和,我很高兴,感觉特别自豪。”她说。

  和事佬不好当,更何况侠姐还是弱女子。

  “多管闲事,你算什么东西!”话音未落,男人一拳挥向侠姐,身材瘦小的侠姐摔倒在卫生间玻璃门的碎渣里,鲜血,从她擦破的后脑勺头皮里渗出。

  这是侠姐12年调解生涯中,最为惊险的一幕。

  2017年秋天,侠姐为饱受家暴的陈女士调解,尾随而来的陈女士丈夫把火撒到了侠姐身上。看到侠姐后脑勺、手上都有血,男人的嚣张气焰立马灭了。

  侠姐抓了把面巾纸,捂住后脑勺止血,继续调解。“这是难得的调解好时机,不抓住的话,以后再去调解就难了。”

  95%的成功率,来得不容易。

  助力和谐社会建设,调解的受益者主动加入团队

  侠姐身高1.53米,小小的身体,却有着大大的能量和魅力。

  她在工作中,发现问题及时主动帮助调解、化解纠纷,慕名来访、他人推荐而来的,她也全部“收下”——最近几年,就连青田、庆元、龙泉甚至温州等地都有人慕名前来,指定侠姐帮助调解。

  随着调解任务越来越重,她白天或忙社区警务,或在警务室调解;晚上下班后,在自家工作室继续干。法理、道理、情理轮番上,说干了嘴皮,还得充当“情绪垃圾桶”,心理和体力的双重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2016年8月,因为长期高负荷工作以及经常讲话,她的声带出现了严重问题,需要立即做手术。

  一个星期的住院治疗,是侠姐最为“轻松”的日子。不过,保密工作做得再好,她生病住院的消息还是“走漏了风声”。那段时间,每天都有成功调解过的当事人来医院探望,出院后,来家里探望的人络绎不绝。

  为了适应新的调解形势,侠姐邀请心理咨询师、法律工作者、退休干部和退休教师等人加入,以便更好地为群众服务。“新成员的加入,特别是心理咨询师和法律工作者的加入,提升了调解的力度,法理、道理、情理结合得更完美。”

  看到侠姐一个人忙不过来,不少她调解的受益者,也主动加入调解团队。就连侠姐的丈夫,现在也是团队主要成员之一。他说,“平时耳濡目染,学会了不少”。

  据介绍,目前调解团队共有60多名成员,其中核心成员20多人。

  侠姐开心地说,夫妻搭档,效果更好。“丈夫的加入,为调解提供了新力量新思维。一般来说,我开解男的,丈夫开解女的,比以往能省很多时间和精力。调解结束,夫妻俩开开心心挽着手回家。”“他们开心,我们更开心。”

  白天黑夜连轴转,白天调晚上解,如今侠姐依然每天忙碌。她笑着说,从事调解,虽然没有得到金杯银杯,但收获了满满的口碑。“在我心中,这就是最高的荣誉,最珍贵的肯定。”

  来源:丽水公安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