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2019 > 教育提质在行动 > 最新动态  正文

教师眼里的教育变迁 从教育变迁中看遂昌时代发展

丽水网 - 来源: 遂昌新闻网  2019-07-17 16:37
编辑:马丽飞 | 责任编辑:叶捷〗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关乎国家的发展大计,从新中国成立初期掀起的“扫盲”学习浪潮,到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再到现在发展“互联网+”智慧教育,教育的发展日新月异。在70年的教育发展浪潮中,教师们是最直接的见证者。近日,记者分别采访了不同年代的教育经历者,听他们讲述自己曾经的教育故事。

  穿草鞋扫文盲

  “再穷不能穷教育”,这句话从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流传至今,早已经成为人人皆知的教育口号,而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全国5.5亿人口中80%为文盲。用当时的话来讲,文盲成为中国发展道路的拦路虎,成为摆在新中国面前的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1952年开始,全国刮起了一阵扫盲风。

  那时候的扫盲运动不是大人教孩子,而是刚读书不久的孩子,反过来教大字不识的大人。1947年出生的黄惠贤是解放后三仁畲族乡高碧街村上簟自然村的第一个初中生。1963年,刚刚初中毕业的他就担任起了村里的教员,白天跟着生产大队干活,晚上教村民们识字、学珠算。

  “当时我们把这叫做‘上夜校’,因为白天要干农活。”黄惠贤回忆道,当时他只有17岁,靠着七、八张破条桌,两盏煤油灯,就承担起了全村的扫盲工作,“去扫盲是义务的,来学习也是免费的。来的村民二十岁到四、五十岁都有,大多都是小学没毕业和从未上过学的,文化程度参差不齐,用什么教材上课就是一个大问题。”当时,黄惠贤到新华书店买了些不同年级的教材作为书本,过了不久,终于下发了《乡土教材》作为夜校扫盲读本,内容通俗易懂,包含农村常用字,土名、地名、农活名称等,实用性强。

  一到春忙时节,村民们连上夜校的精力都没有,所以冬闲时节是办夜校的最好季节。“那时候的衣服都比较单薄,脚上穿的还是草鞋,冬天上课实在是冷,去夜校也要带着火笼取暖。”夜校在村头,而黄惠贤的家在村脚,一路都是坑坑洼洼的上坡路,有一回上完课,因为雨后路滑,黄惠贤在回家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照明的蔑灯灭了,火笼丢了,黄惠贤只能挨上一夜冻,到了第二天天亮才在山脚找回火笼。

  扫盲运动并非一蹴而就的,这根接力棒传了30多年,在老一辈教育工作者的无私奉献下,我县的扫盲运动取得了一定成就。1990年,在全国第四次人口普查时,遂昌县非盲率为90.67%。到了1995年,全县青壮年非盲率上升到98.1%。

  百人补习迎高考

  转眼到了1977年,黄惠贤已经转到三仁畲族乡(原)高碧街村家庄自然村担任全日制代课教师,而身在大柘镇的何文元正在“备战”已经停止了10年的高考。

  1977年9月,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以统一考试、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恢复高考的消息激励了成千上万的人重新拿起书本,加入到求学大军中去。据何文元介绍,参加当年高考的共有上下13届考生,其中不少人早已走上工作岗位,甚至已为人父母。

  “如果不是恢复高考,当年正好高中毕业的我还得去农村锻炼两年,才有资格参与被推荐上大学的选拔。”何文元告诉记者,统一高考的中断,大学录取只剩下“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十六字方针,“那时候的大学生叫‘工农兵大学生’,能不能上大学主要看家庭成分。”

  1977年9月高考恢复,12月15日就开始考试,备考时间非常紧张。何文元清楚地记得,当年从复习备考到正式考试的3个月里,全县掀起了一场学习科学文化知识的热潮。“我们在学校很多课程是关于农技应用,有些课程是需要扛着锄头去干农活的,而当年理科的必考科目物理对于我们来说是门陌生的学科,因为从没有正式开过课,当时县里就组织城关镇(现妙高街道)附近考生到遂昌中学(现遂昌三中校址)的大会堂上物理辅导课,但是人太多了,凳子都不够用,便把辅导课移到老剧院上,每次都有两三百人呢,场面十分壮观。”何文元回忆道。

  缺课可以补,但缺教材只能靠手工抄写。不少人彻夜在书店排队买一套“数理化”自学课本,买不到的人就问熟人借来手工抄写,“学校里有个汪老师手写了一本有200道数学题的题本给他的学生传阅,我赶紧和朋友借来,连夜抄好才赶在天亮前还回去。”在何文元的苦读下,他被当年的浙江师范学院丽水分校录取。当年全县(含松阳)共有65名考生被录取,他们的名字被书写在红纸上,张贴于县政府门前,那个场景何文元至今难忘。

  集资购买多媒体到平板电脑进课堂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教室容纳的学生变多了,越来越多的孩子背上书包踏入了校门。2000年秋,遂昌迎来了六年制改革,当年入学的6周岁儿童为六年制起始年级新生,同时招收7周岁儿童为五年制最后一届新生。

  “五年制的叫一五班,六年制就叫一〇五班,我表姐比我大了三个月,她就被分到五年制去了。”今年27岁的林竹静是我县第一批六年制的学生,当年就读于遂昌县实验小学,她告诉记者,他们班比起其他班还有点不同,就是有一台“多媒体”,这在那时还是个稀罕物。

  三年级时,三〇五班的家长们集资为孩子们配备了计算机和幻灯投影机,“我们班拥有全校第一个多媒体教室,在课堂上可以看到丰富的声像图文资料,而不是单纯的文字描述,大家都感到很新奇,对课程内容也更加感兴趣。”长大后,林竹静深有感触道,课堂教学趣味性对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十分重要。

  为更好适应时代发展,2017年,县实验小学将平板电脑“引进”课堂,学生完全不需要带课本、纸笔,在进行随堂练习时,学生只要点击“提交”便可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

  “这个平板电脑是一种类似于iPad的移动学习终端,每个学生的名字和编号都与老师的平板电脑相连,学生只要点开屏幕,就能看到这节课的学习内容。”县实验小学数学组组长柳世斌向记者演示道,在这个平台上,老师能在第一时间清晰知道每个学生完成题目的速度,还能了解全班的正确率。

  “现代教学技术与传统课堂的结合是大势所趋,我们作为一线教师要积极去尝试,像这样在课堂上引入平板电脑,授课内容比以往更丰富,既充分调动了学生学习积极性,又提高了课堂效率,这样的教学模式值得借鉴。”柳世斌说道。

  亲子早教成风潮

  随着不断前进的时代步伐,家长的教育理念也在不断更新,如今,除了常规的学龄期教育外,幼儿教育不断受到遂昌人的重视。

  “进来请脱鞋,还请换上筐里的一次性袜子。”在新手妈妈的推荐下,记者来到位于古院的珈贝早教培训中心,抬眼看到的便是一个干净整洁的大厅。

  在珈贝早教培训中心园长周映雪的带领下,记者参观了培训中心的各个教室,这里有乐高、蒙氏数学、奥尔夫音乐等趣味课程,每个孩子都参与其中,欢声笑语充斥在每个教室里。

  2007年,大学毕业的周映雪便投身早教行业,2014年回遂昌后便在县城茗月山庄开设了珈贝早教培训中心,“当时也都是靠朋友介绍,入园的孩子有20余人。”有着多年早教经验的周映雪为遂昌的适龄儿童家庭提供科学、专业的早期教育课程和服务,在家长圈中获得了良好口碑,越来越多的人慕名前来,今年暑假一到,报名入学的孩子已经有百余人了。

  “早教不同于幼儿园,我们关注每一个孩子的差异性,为他们提供个性化辅导,所以这里每个班的学生数量不超过12名,亲子课程更是不超过10人。”周映雪介绍,这里最小的孩子只有7个月,不少家长把一胎宝宝送来后,又把二胎宝宝送来。

  两个儿子都在早教中心学习的郑先生就深有感触,“大儿子出生后,我和妻子还有家里老人都围着他转,每天都有人抱,结果到了10多个月了还不会爬。”郑爸爸将大儿子送来早教中心后不仅很快学会了爬,不久还学会了走路,小儿子年满8个月后,一家人就早早送他来学习了,专业的早教老师确实在很多方面比父母们更懂得如何培养幼儿习惯,帮助他们更好地成长。

  识字是文化的起点,全民重教文化氛围的形成,正在改变着中华民族的命运。回望历史,我们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强国富民,育人为先”。(来源:遂昌新闻网 记者 郑雨薇)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