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频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2018 > 我和我的祖国 > 辉煌70年  正文

高山之巅探访浙江红旗渠

丽水网 - 来源: 浙江在线  2019-01-09 10:38
编辑:莫晓鸿 | 责任编辑:胡蕴韵〗
  60年前修建的全省海拔最高的“人工天河”在哪儿——
  高山之巅探访浙江红旗渠

46.jpg

  国务院颁发、周恩来签名的大红锦旗

47.jpg

  浙江省人民委员会颁发的奖状

  岁末年初,翻阅丽水当地朋友圈,发现有人口述了一段60年前在当地建设红旗渠的故事。

  河南林县的红旗渠全国有名,谁曾想在浙江龙泉的屏南镇也有这么一条红旗渠!

  这条消息还透露,这条红旗渠不仅登上过上世纪60年代的语文课本,还获得过由国务院颁发、周恩来总理签名的大红锦旗!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条渠?它修建在哪里?为什么多年来鲜有人问津?它现在还好吗……带着一连串的疑问,12月18日,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我们踏上了寻访之路。

  当年修建红旗渠的,仅剩两位80多岁的老人

  上午9时许,我们从丽水市区出发上高速,一个半小时来到了中国剑瓷之都——龙泉市。其实,我们的红旗渠寻访之路才刚刚开始,因为导航显示,距离屏南镇我们还有一个半小时的山路。

  汽车从施工中的衢宁铁路高架桥下穿过,途经兰巨乡仙仁村,手机导航便开启了唠叨模式:“弯道行使,请注意车速。”

  这也难怪,屏南镇位于龙泉市南部,境内的乌面尖山峰犹如天然屏障,故名屏南。这地方海拔高,光是海拔800米以上的行政村有16个,其中海拔1240米的周岱村还是省内最高的行政村。

  这一路山高林密,就连手机信号也从4G变成了“无服务”。一路上,我们通过浙江新闻客户端收看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大会直播,但进山后信号中断。打开汽车收音机,还好有信号,耳畔立即传来习总书记铿锵有力的话语。

  临近中午12时,我们终于抵达屏南镇镇政府所在的坪田李村。坐了近3个小时的车,一下车便觉得空气格外清新,阳光格外灿烂。掏出手机一看,这里海拔1050米。

  见着村主任李啟基,我们请他马上带我们去看一眼红旗渠。于是,我们又坐车绕了10多分钟山路,这才在一个山坡处停了下来。他领着我们走进一条沟壑,说:“脚下踩的正是红旗渠。”

  讲真,我们环顾四下,顿时傻眼了。因为眼前所见,与其说是沟渠,不如说是一条土沟,跟心中想想的壮美水利工程相去太远。

  村主任似乎看出了我们的失望,安慰说:“荒了这么多年,有些地方看不出来当年的样子了;不过,有些地方有明显的人工开凿的痕迹,不过还在山里面。”

  可脚下哪有路?扒开半人多高的茅草,上山的路不是坡就是坎,一不小心我们就被不知名的枝枝杈杈勾住了衣服。

  看样子,我们距离红旗渠,还差一身爬山的行头。于是,我们决定第二天再上山,先回村里寻找当年参加过红旗渠修建的老人,听他们讲讲当年的故事。

  岁月神偷,当初参加工程建设的老人们陆续离世,据说如今只剩下两人。在村民的指引下,我们在小溪边找到了正在晒太阳的老人李承康。尽管已经89岁,但他腿脚灵便,耳聪目明。于是,我们拉来长凳,就地和老人家聊了起来。

  当年,他是坪田李村第八生产队队长。“那会儿,我们天刚亮就起床,7点出工,下午5点下山回家。从家里到修渠的工地,远的地方要走上两个钟头的山路。”他说,渴了,喝一口山泉水。中午饭点,有的人会拿出布草装的番薯丝拌饭,有的人家里条件差些,中午就不吃了。

  我们又找到当年修渠的另一位老人——86岁的村民叶赐长。岁月幽幽,他印象很深的是1957的冬天格外寒冷,南屏山头的冰雪很厚。可为了早点完工,他们日夜赶工,下雨下雪也不停工。

  聊着天,不知不觉夕阳西下,山里气温骤降。下午爬山的那会儿,我们热得脱了棉袄,现在却要把棉袄扣得紧紧的。

  入夜,气温逼近零度,我们住在一家名为“1929休闲避暑山庄”的旅店,冷得直哆嗦,只得把屋里的电热毯和空调都开足了。村里老人们说,那时候可比现在冷多了。修渠的人们傍晚收工后,再走上个把多钟头回家生火做饭。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公社还要召集生产队长开会,讨论第二天的工程安排。

没有炸药,就把拦路的大石头烧得通红,泼上冷水……

  红旗渠所在的这片大山,是凤阳山山脉的一部分,山势高而陡,源短流急,易涝易旱。那时的屏南人渴望修段水渠,引水浇田,告别吃不饱的苦日子。

  当年,许多村民外出种植香菇谋生,修建红旗渠,只能靠剩下的200多号人,其中还有不少妇女儿童。他们可以利用的工具,用我们今天的眼光来看,实在太简陋——除了铁锹、锄头,连一根用来钻岩石的铁杵也没有,更别谈科技人员和科学仪器了。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打响了一场“苦战一冬春,誓降旱魔保丰收”的攻坚战。红旗渠全长将近25公里,要分别从海拔约1400米的老鼠岩、1300米的九坞、1700的大坑沿等悬崖峭壁上开渠。

  当天,我们手脚并用艰难地爬上山时,时不时会遇到巨大的岩石。当年,开渠最头痛的也莫过于岩石拦在前面。

  怎么办?

  村民想出了一个土办法,就是用大火烧岩石,再泼凉水,通过热胀冷缩,让岩石开裂滚落。据说,当年的遂昌金矿,就是这么开掘出来的。一路沿着沟渠走,我们看到,确实有不少巨石被凿开。拂去经年陈腐的枝叶,一道道铁锤敲击过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辨。

  当年,就是靠着这般近乎原始的作业方法,屏南人硬是让他们的红旗渠穿越了254个山岗、越过294个大湾、突破6座悬崖,劈开了8个两丈至四丈高的山顶!

  今天,如果让我们全程走一圈儿,想想都有些脚下发软。可是当时的人们吃不饱饭、手脚受伤、胡子冻僵……我们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这样想着,我们卯足了劲儿,气喘吁吁地又爬了一个多钟头。山上满是茅草和荆棘,一个不留神就勾了衣服、划伤了手;脚下是厚厚的腐枝烂叶,路迹难辨;身边冷不丁冒出一处悬崖,真是让人有些心虚胆寒。

  这红旗渠的源头究竟在哪儿呢?

  同行的屏南镇党委书记陈齐军说:“还在上头!”说着,递给我们每人一根木棍,方便我们在无处下脚的时候,帮衬一下。

  有时,会发现一个个土坑。“这是怎么回事?”同行的村民笑答:“是野猪翻找地下的蚯蚓拱出来的。你看,这翻出来的泥土还很新鲜。”看来,这里虽人迹罕至,却是野猪的乐园。

  远处,终于传来了潺潺的水声。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这就是红旗渠的源头,一个叫卷梨际的地方。”

  走近一看,我们再一次差点昏倒,这点点溪水真是少得可怜,如何能灌溉这方圆千余亩的田地呢?

  答案再一次惊到了我们:当时的人们,就是通过一根根劈开的毛竹筒,把这山顶上星星点点的泉水,聚到一起,再通过修好的沟渠,让泉水一路下山,奔流入田!

  就是凭着“蚂蚁啃骨头”的精神,经过一冬春的艰苦奋斗,九坞、老鼠岩水渠于1958年3月春耕时节投入使用。1958年底,当地1400余亩的庄稼不再受旱。

  让我们欣喜的是,尽管今天大部分渠段已经破败,但仍有一部分还没有完全丧失功能,至今仍发挥着作用。得益于红旗渠九坞段的滋养,李啟基家的茶园长势良好,村里去年新开垦的六七十亩稻田也喜获丰收。

  想修复一段红旗渠,建一座纪念馆,把红旗渠精神发扬光大

  在红旗渠的建设中,每一寸渠道、每一个涵洞、每一个渡槽,都饱含着那个岁月人们的心血和汗水。

  52岁的村民沈上军至今珍藏着父亲的荣誉证书,以及早年报道红旗渠的报纸。这些宝贝,他用一根红绳子扎在一起,在我们面前小心翼翼地打开。

  沈上军的父亲沈朝邦是当时南一社的副社长,他带领社员参与了红旗渠修建的全过程。当时,全国上下正号召农民兴修小型农田水利。时任龙泉县委书记李长庆听取屏南乡修水渠的汇报后,实地勘察后写成《神仙办不到的事我们能办到》一文,引起了省里、国家的关注。

  1958年,龙泉县委奖励给坪田人民一批锄头和写有一个大“奖”字的蓑衣、围裙。同年9月,浙江省授予南一合作社“浙江省水利建设先进单位”称号。1959年元旦,在全国水利系统先进表彰会上,屏南乡南一社的代表接过由国务院颁发、周恩来总理签名的大红锦旗,并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

  我们翻阅当年的语文课本影印件,一个个富有冲击力的小标题映入眼帘:“神仙办不到的事我们能办到”“要高山低下头来”“事在人为,人定胜天”。

  这其中所体现的精神力量,时常让屏南镇党委书记陈齐军心潮澎湃。

  屏南人现在有一个想法:想办法复原一段红旗渠,并修建一个红旗渠纪念馆,把当年热火朝天修建红旗渠的场景还原给大家看,让红旗渠精神得以世代传承下去。

  “我们已经请人做了纪念馆的设计方案,正在筹集项目建设资金。”陈齐军说。

  红旗渠,这个修造于半个世纪前的伟大水利工程,虽然渐渐被时间所掩蔽,但红旗渠精神在这片土地上,却从没有断过。

  今年的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工作,就很能体现屏南人的红旗渠精神。镇政府所在地的坪田李村,在这个平日里留守村民仅一两百人的地方,男女老少齐上阵,仅用了半年多时间,就完成了灰寮整治、房屋外立面改造、清除私拉乱接“蜘蛛网”等看起来很难完成的工作,顺利通过了小城镇整治验收。

  我们漫步小镇,随手一拍都是美景照,吸入的每一口清新空气都直达肺腑,头顶上那片天空更是蓝得让人终身难忘……

  陈齐军兴奋地说,屏南人要发挥红旗渠精神,依托大自然赐予的丰富旅游资源和生态气候优势,在全省海拔最高的行政村周岱打造崖居高端民宿……

  我们心里一惊!要知道,这该多难啊!听镇里人说,来考察的团队或投资人是不少,但真正有戏的项目还不多。

  毕竟,这里是崇山峻岭的深处,来一趟很不容易。这一点,我们在下山路上进一步加深了认识。话说山路十八弯,这里究竟有多少道弯道呢?我们有心数一数。从屏南镇政府出发,下到山脚,竟绕了295个弯!听说有人开车进山,开着开着竟然哭了。

  当年的人们,在这大山深处、高山之巅,硬是把红旗渠修成了;今天,把这世外桃源般的仙境,转化为一种不可多得的竞争优势,应该也是可以办成的吧。

  路上,我们不由得想起那篇课文的结尾:“解放了的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力量是无穷无尽的,只要我们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南一社能够办得到的事,其他合作社也一定能够办得到。”

  这,是那个时代的精神,也是我们今天实现乡村振兴所需要的精神力量。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