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频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瓯江新语 > 瓯江时评  正文

戒除网瘾是家长恐慌之下的伪命题

丽水网 - 来源: 处州晚报  2018-08-30 16:04
编辑:马丽飞 | 责任编辑:叶捷〗

  英国科幻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有一个调侃的《科技三定律》:“一、任何在我出生时已经有的科技都是稀松平常的世界本来秩序的一部分。二、任何在我15-35岁之间诞生的科技都是将会改变世界的革命性产物。三、任何在我35岁以后诞生的科技都是违反自然规律要遭天谴的。”

  事实上,不光是科技,在文娱领域,随着一代人审美取向的逐渐稳定、世界观逐渐固化,很多人也会越来越排斥新生事物。

  延伸该话题,让我们说说网瘾。

  起初,将“网瘾”视作洪水猛兽的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生人。结合前文所述,我发现一个巧合:在中国的第二次互联网浪潮(由搜索引擎向社交网络转型)发生时,这代人恰好处在35-45岁的区间。而后的第三次浪潮(由PC端向移动端转型),此处不再赘述。

  我并非要将80后、90后乃至00后群体和父母辈对立起来,恰恰相反,我希望本文的读者能够在看过道格拉斯·亚当斯的《科技三定律》后,放下对某一代人的偏见,放下对某一代科技产物的敌意,认真地思索一个问题:“网瘾”这个命题是否为真?

  首先,网络仅是一个信息传递的通道,网络无罪,且借由网络从多维度获取信息,甚至能在极大程度上弥补来自家庭、学校的教育缺失。至于手机,它从诞生之日起就是一个实现具体功能的工具而已。随着科技的发展所带来的性能提升,手机从最初的通话工具发展出短信和上网功能,如今又能通过各类APP实现多种场景交互。因此,在旁人眼中的手机使用者千篇一律,但“低头族”究竟是在逛知乎、刷抖音、看电子书、淘商品,还是在玩游戏,其内在逻辑大相径庭。此外,正是由于手机的便捷,得以让人们通过这一个巴掌大的设备就完成了生活采买、办公、阅读、通讯、娱乐等模块化的作业。

  其二,对手机的重度依赖,其实是对社交的重度渴求。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速,大量的年轻劳动力涌入大都市。在这样一个远离大自然的、快节奏的、工作压力与生存成本远高于小城市、小城镇的环境里,社交成本呈几何式被放大,于是,各类社交性质的APP层出不穷,年轻人自然乐意通过网络这样一个低成本高产出的路径来解决社交需求。他们并非不想在周末约上好友一起去郊外踏青,他们只是对“光是坐个地铁跟朋友碰头就要用掉两个小时”感到厌烦。

  其三,所谓“瘾”,是生理性的,是会出现无法控制的戒断反应的,需要医学手段介入干预。但人们爱玩游戏,事实上是对现实压力的一种逃避手段——毕竟,游戏中的奖励反馈机制比起从现实中获得某种成就可简单得多。如果非要说小孩儿玩《王者荣耀》《绝地求生》是网瘾,那玩《斗地主online》的长者们为什么就不是网瘾了呢?那些将孩子成绩差、注意力不集中的原因归结到“网瘾”上的家长,很遗憾,在你们的孩子“戒除网瘾”后,他可能依然是那个成绩差、注意力不集中的孩子。从教育的角度看,大多数在孩子身上出现的问题,其实是家长自己身上的问题的投射。

  “网瘾”并不是如洪水猛兽一般的存在,年长者不必谈网色变,更不必摆出语重心长、苦口婆心的姿态企盼孩子“浪子回头”。与其限制子女玩手机,倒不如引导他们将时间转向兴趣爱好。当然了,处在求学阶段的学生还是应以学业为重,少使用手机,因为你们会发现——刷一刷微博,咦,半小时过去了?逛一逛知乎,咦,俩小时过去了?翻一翻抖音,咦,怎么一个下午过去了?!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