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网视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乡贤助推乡村振兴 > 典型报道

曾荣华:老屋土墙的“外科医生”

丽水网 - 来源:处州晚报  2018-05-27 09:58
〖作者:记者 杨敏 通讯员 夏洁敏 叶承慧 | 编辑:马丽飞 | 责任编辑:叶捷〗

  松阳县三都乡杨家堂村,几幢隐藏在古朴山水间的破败老屋,正在工人师傅手中得到修缮,渐渐显露出数百年前的辉煌。

  得益于国家文保部门的支持,近两年来,松阳县140多幢老屋得以从颓败中重新焕发生机。而这其中一项必不可少的工艺,就是夯土墙。45岁的曾荣华说,自己就像在给老屋做“外科手术”,让它们恢复往日容颜。

  修旧如旧土墙是核心

  周一,环抱在大山中的杨家堂村在一阵阵鸡鸣鸟叫中苏醒,十里八乡的匠人,踏着晨雾赶到这里,他们要抓紧手里的活计,让正在修缮过程中的几幢老屋,恢复200多年前的风采。

  作为这支工程队的负责人,45岁的曾荣华,给工人们分配完任务之后,便不时在各个位置上查进度、做指导。

  老屋的修缮,涉及泥工、木工、水电工以及小工等多个工种,是个看上去很小却是需要多方面考虑的“大工程”。

  拆掉倾斜的、危险的老土墙,夯新的土墙是修缮工程里的关键环节,曾荣华选择亲力亲为。从清理墙基,到最后的修补,大约有5个步骤,需要用到包括墙板等工具在内的“木匠五大件”。

  在清理完墙基之后,师傅们要用三根横销、六根立柱、三根套环、四块墙板,以及若干墙钉在内的工具,搭建一个夯墙的结构。

  在结构搭成之后,工人们把预先搅拌好的土,慢慢注进两块墙板中间宽约40厘米的缝隙里,并用石锤一点点将土夯紧,等下方的墙夯实了,再在它上方装上两块新的墙板,并重复之前的工作,土墙就是在这样的累积中慢慢有了自己的“骨骼”和“形状”。

  有了老屋的整体架构之后,工人们还要对老屋的横梁、二楼隔板、屋顶等部位进行修缮,为了让老屋的生命力得到更久的持续,他们还运用现代技术,对其做了防漏施工。

  根据相关记载,杨家堂村始建于1655年前后,当年,村民的祖上依据村子“地无三尺平”的特点,沿着山势一级级向上延伸,建起了“阶梯式”清代民居群,让人叹为观止。

  曾荣华和他的工人们在施工过程中,力求“修旧如旧”,让修缮过后的民居保持原貌,风格也与整村相融。

  20年后老手艺还可用

  曾荣华是三都乡尹源村人,出生在祖上留下来的一处有20多个小房间的古民居里。1995年,初中毕业的他跟同村的一位木匠学了两年的手艺,那时候,除了给村民做木制家具当嫁妆之外,一年到头手里接的活也并不多。

  “挣扎”了几年之后,他选择外出打工,先后辗转温州、杭州等地。直到2011年,身在外地的他听说老家有人开始对古民居进行修缮,怀着对老屋淳朴的感情,他回到了松阳,并很快召集了一支专业的施工队。

  据曾荣华回忆,在上世纪80、90年代小洋房兴起之前的漫长岁月里,夯土墙几乎是松阳家家户户成年男丁都需要掌握的技能,“仿佛天生就是这样。”曾荣华说,有人专门拜师学艺,有的人则是从在做小工的时候慢慢学会的。

  经年累月,一代代松阳人积累了独具特色的夯墙技巧。为了让土墙更牢靠,他们通常会在土中夹杂20%左右的鹅卵石、碎瓦片。夯墙土的湿度,以“握则有型,弹则散开”为宜,太干了墙体经不起风吹雨打,太湿了难以成型。

  不过,相对于居住更舒适、更牢固的小洋房,夯土墙的技术和老屋一样,慢慢在风雨飘摇里一点点淡出了岁月的轨迹。有这项技术的人,或外出打工、做生意,或者干脆退回到了耕田务农的“原始”生活里。

  在“现代化”的历史大潮面前,曾荣华和同伴们压根不敢想,20多年后的今天,他们的老手艺居然能够重新派上用场。眼下他正在修缮的这套老屋,预计费用在70余万元,按照县政府制定的政策,相关部门可以补贴70%左右。“老房子都是祖上肩挑手扛,‘纯手工’留下来的好东西,不能让它在我们手里断送掉。”

  修回去才有将来

  为了让破败的老屋得到整体、专业的修缮,松阳县组建了一个“拯救老屋行动项目交流”微信群,成员多达179人,里面既有实时检查进度的政府负责人,也有提供专业建议的专家。

  老房子装修好之后,逢年过节,一家人又会一起聚到这里,回忆往事,“‘雨天漏小雨,晴天看月光’,以前也觉得房子这样败落了可惜,可是自己没有太多办法解决问题,有专人来修,我们很高兴。”见到自己的房子慢慢有了当初的模样,房东脸上满是微笑。

  此前,松阳县名城古村老屋办副主任王永球在接受央视《新闻联播》采访时说,经过改造,现在已经有很多老百姓住回老屋了,尤其是他们的子女,也慢慢地重新回到村落中。

  在杨家堂村,曾荣华和施工队早前修缮过的一处老屋,已经建成了一个既有原始风貌又颇具小资情调的民宿。尽管不是节假日,依旧有客人进进出出。“住在这里看上一天的书,是寻找自己的一条最佳途径。”一位上海游客如是说。

  邻村村民叶爱香,53岁,成了这个民宿的服务员:“给客房搞搞卫生,为客人们烧几顿饭,每个月能拿到3000元左右的工资,还能照顾到家里人,比出门打工强多了。”

  风景依旧,古物仍在,民风淳朴。和曾荣华一样,活跃在松阳城乡的老屋修缮工人有600多人。或许在这个被誉为江南最后秘境的松阳,他们尽力保全的,不仅仅是某个历史阶段留给人们的具象的呈现,更是人们对脚下这片土地最初的热爱。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