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视界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报道 > 2019 > 弘扬践行浙西南革命精神 > 网络大讲堂 > 革命故事  正文

简忆剿匪往事

丽水网 - 来源: 龙泉新闻网  2019-05-13 14:51
编辑: | 责任编辑:〗

  一、缘系龙泉

  一九四九年七月,我所在的三野7兵团21军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相继解放了温州、台州、宁波等沿海重镇之后,在浙江沿海暂时休整,一方面是保卫沿海城市;另一方面积极训练,筹备各种渡海工具,为解放沿海各岛屿做好战斗准备。整体来说,这个时期大家的精气神高涨,有的老兵开玩笑说,陈毅老总这次是要赶我们这些旱鸭子下海游泳了。

  就在训练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一天上午,连指导员赵明找到我说:“三排长,你今天不要出操了,把自己的所有个人物品都准备好,到营部开介绍信去团里,至于是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估计是有新的工作安排吧”。到了营部,副营长彭家法也准备好了,他同我一起去团里。营教导员同我俩简单交代以后,给我们安排了一匹马,将我们的背包放在马上,用马送我们到团部去(当时只有营以上的领导同志才能配马,这样的待遇是很高了)。到了团部以后,副团长亲自陪我们聊天,再三解释,这次确实形势所迫,不是对我们的工作不认可,眼下确实急需建立地方武装,部队是舍不得我们的。家长里短的聊了好久,最后问我们有没有什么生活上的需要向组织提,当时我的思想很简单,组织叫我去哪就去哪,不需要提什么要求。

  中午,副团长亲自陪我们吃饭。这顿饭是我当兵以来第一次坐在桌上吃饭(以前都是大家一起蹲在地上围着一盆菜吃的),三个人4个菜,鱼、肉、豆腐、炒鸡蛋。饭后送我们走的时候也是叫了马,让警卫员帮我们送到台州。对于在战争中一起过来战友们,突然让我们离开部队心里总是恋恋不舍。六年来,我失去了几十位亲密的战友,也结识了近百名新战友,战友们一起北上南下浴血奋战,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真不舍离开啊!

  离开宁海以后,步行了好几天才到萧山。来到省军区在萧山的联络站,原来已经有二十几号人同我俩一样在这里等待组织分配新任务,大家都是从各个部队抽调而来的。那时候对于为什么要组织地方武装,我们非常不解。但是组织安排必须服从,就像有些老同志说的:“管他,我这一百多斤交给共产党了,上刀山下火海都听党的!”

  在萧山等了2~3天后,省军区来了两个人,带队的领导对我们说:蒋介石逃离大陆去台湾之前搞了个应变计划,除派遣政治、经济特务搞破坏外,还疏散近百万武装人员在全国各地搞破坏,所以,我们要建立各地地方武装消灭他们,为此,才抽调野战部队的精兵强将充实地方武装。点名后并将我们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由彭副营长带着去临安,另一部分就是我所在的小组由邱国华同志带着去丽水。并且说去临安的当天就能走,去丽水的要等明后天看看有没有火车,坐火车走。当时我们好多人都没坐过火车,想来能坐火车也是极好的。等了一天火车来了,我们就坐着火车从萧山到了金华,然后步行了三四天才到了丽水。

  到了丽水以后,当时,丽水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叫杨秀章,找我们十几个人讲了话,并分配了工作(谁去哪个县做什么)。我被留在司令部教育所做副指导员。

  教育所是关押国民党干部、土匪头子和俘虏的。我主要负责对他们的进行政治教育,这对我来说确实是有点赶鸭子上架了。原来我在部队的时候,作为小排长的我也就是领着大家出出操,在队列前讲话都没有讲过。对俘虏们的政治教育工作,刚开始我给他们讲的是部队里的那些东西,国民党要倒台了,解放军才是人民自己的部队,你们好好觉悟早点弃暗投明等等。后来就是给他们讲报纸上面的东西。最后实在没办法我向组织提出这个工作确实胜任不了,还是让我去部队当个小排长好了。后来组织上考虑再三,叫我到龙泉去。

  初到龙泉的时候具体时间已经记不清,只知道当时没多长时间就过年了,推算一下,差不多是一九五零年的一月份吧。那时候组织地方武装确实是迫在眉睫,到了龙泉的第三天就开始组织龙泉县大队第二中队;当时,龙泉只有五个区,即城区、八都区、查田区、安仁区、道太区。第二中队的人员是从这五区里面各抽调一个班,加上从县大队部和第一中队各抽调几个人组成第六班,就这样二中队人员到位了共六个班也就是两个排。县大队大队长张光勋宣布陈贵球任第二中队中队长,我任指导员,这样龙泉县大队第二中队就正式成立了。当时,我们二中队就驻扎在现在的老戏院那边上,当时那里有个庙(天后宫),成立时间差不多是一九五零年的一二月。就这样我由21军到了龙泉。

  二、痛失战友徐志桓

  一九五零年,龙泉境内的土匪还比较猖狂,为了打击土匪的嚣张气焰,我们县大队第一中队在队长杨世玉、指导员蒋文海带领下,在八都方向的花桥、住龙、宝溪一带进行游动打击土匪;二中队由陈贵球队长率领一排去安仁方向进行扫匪;而我领着剩下的一个排在龙泉县城里面留守。在那个时期庆元曾经发生过土匪袭击县政府,打死打伤干部和劫狱的事件,据说在劫狱的时候还抢走了一个重要的国民党专员级别的匪首。由此可见,留守县城的工作显得极为重要。正因如此,那时候晚上我们都要在城里面进行流动放哨(从老龙一中到西大桥的位置)。

  一九五零年三月的一天,大队长张广勋一大早就同我讲:“今天你们叫一个班护送一些物资去庆元”。(当时物资匮乏,生活必需品都是部队自己运送的,香菇换盐,鸡蛋换火柴等在市场上比较普遍)所以,我指派二排长徐志桓带一个班护送这些物资去曹岭,庆元再派人到曹岭接,护送任务完成后徐志桓带领战士们回到了查田。第二天上午,大队长张广勋同我说:“徐分队长有新的任务,今天就不回来了。”(那时候排也叫分队)我问了一句:“什么任务”,张广勋大队长说:“八宝山上发现有土匪,兄弟部队叫我们帮忙。我们的任务是在山下堵截逃下来的土匪,你就不用去了。”下半夜的时候,徐志桓带领战士们从山下往上摸索,这时候大雾弥漫,加上又是夜里,视线基本为零,徐分队长他们渐渐地迷失了方向……也就是在这次战斗中,徐分队长不幸牺牲了。徐分队长当兵多年,我们在整理遗物的时候才发现,他像样一点的东西一件都没有。

  三、活捉匪首吴方傲

  一九五一年三月份,丽水军分区司令员傅振军来龙泉八都召开一个军事会议。就在这时传来剿匪喜讯,二中队一排在剿匪战斗中,打死了匪首陈吉星和吴方豹(吴方豹是八都大地主),国民党小梅区长周新亚被打散下落不明。这样以吴方傲为首的这股匪徒,二、三、四号人物死的死逃的逃,剩下的吴方傲据群众反映,也已逃到了南窖的无影山顶的庙里。得到消息后,中队决定由我、副中队长高光德、余溪松带领一个排的战士共30多人前去剿匪。当时天气经常下雪,无影山就一条小道去庙里,可能是人多的原因免不了有脚步声,结果我们被土匪发现了。吴方傲就端起卡宾枪,站在庙门口,准备顽抗。高光德走在最前面拿着枪一露头,两人打了一个照面就互相开枪了(高光德是个老兵,战斗素养很高反应也很快)。吴方傲开了一枪扭头就跑,高光德打了几枪看对方跑了,就马上带着同志们冲进庙里,庙里没人,四处搜查时发现了吴方傲。吴方傲见势不妙连滚带爬地往下山逃去,余溪松一看脱下大衣翻身一跃跳下山脊紧追吴方傲,与此同时,前前后后共五六个战士跳下去紧追吴方傲,最后吴方傲被战士们追上并按在地上。第二天,在八都公审吴方傲,村民们纷纷控诉吴方傲是一个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的大坏蛋,所作恶事罄竹难书。会后将吴方傲镇压。

  四、剿匪时的趣事

  (一)深夜里的狗吠声

  一九五零年初,当时查田区中队有二十多人,这些战士多是新兵,入伍时间也不长。一天,中队长李春汉到城里开会了,个别混进革命队伍的人就同土匪勾结,打算趁晚上的时候打开营房将枪支拿给土匪,让土匪攻打区政府,杀害区政府的工作人员。约定的时间到了,不知什么原因,全村的狗吠得很厉害,所以就有三位政府工作人员去了办公室过夜;有个叫杨进在的干部,拿着一把手枪对大家说:“今天李队长不在,外边好像有情况,万一发生情况一切听我指挥”。听他这么一说,二十多个人都不敢动了,更别说拿枪给土匪了。土匪就在大楼外干等着,时间久了也就跑了。一场阴谋“胎死腹中”。

  (二)两枪吓跑小土匪

  一九五零年四月,查田区中队长换成了高光德同志,区中队住在一个范姓的土财主家里(当时还没有土地改革)。

  按龙泉风俗,人去世以后办白事,要请吃饭喝酒。当时部队对这些红白喜事的态度是不参与,不支持。一天,高光德去一户人家喝酒吃饭了,酒过三巡,有点醉意了,席间几个土匪想偷他的枪未成。饭后高光德去屋外散步,哪曾想几个土匪在路边打算抢他的枪,酒壮人胆,高光德拿出枪对着几十米开外的竹子就是两枪,枪枪命中,土匪一见吓得拔腿就跑。

  (三)一炮吓跑众土匪

  一九五零年的一天,王应富连队共二十几个人,在向导的带领下,从锦溪出发去碧龙扫匪。

  上午十点的时候,队伍打算停下吃干粮,向导说再走几步去前面的村子再吃,结果一走又是两小时,到村里时,村民们都吃过饭了(当时部队不带米都是找村民借,村民再拿借条去城里拿)。于是,就向村民们借了十七斤米,做好饭吃完以后继续前行。到了晚上十点,有一伙土匪已埋伏在前面的村庄,看见队伍接近村庄,土匪们就叫嚣起来,说什么抓活的等等。我们的战士也大声高喊:“缴枪不杀!”后来双方发生了枪战,但都没有伤亡。当时,连队有门新的小炮(震弹桶)没用过,这时候,王应富叫战士们把小炮拿来,对着山上打了一炮,炮声过后,万籁俱寂,土匪们都吓跑了。

  以上就是我在龙泉剿匪这些年几件记忆深刻的事情。

  (2018年11月30日,方扬根据方玉周口述整理)

 

如遇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电话:0578-2127345),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分享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