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教育  论坛  网视  专题  健康  旅游  《丽水日报》 《处州晚报》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乡贤助推乡村振兴 > 典型报道

叶金书:调解中构建和谐乡村

丽水网 - 来源:处州晚报  2018-07-29 10:07
〖作者:记者 吕恺 见习记者 朱剑/文 陈炜/图 | 编辑:马丽飞 | 责任编辑:〗

  黝黑的皮肤,硬朗的身板,一口浓重的乡土方言,尽管已经是76岁高龄,但他依旧走街串巷,调解矛盾,倾听民声,有着忙不完的事。他就是叶金书,青田县季宅乡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全国优秀调解能手,40年来,他坚持调解员的工作,为乡村振兴注入内在因子。

  为民解忧 40年调解纠纷2000多起

  说起做调解员,叶金书觉得是一种缘分。做过民办教师,当过村干部,也干过乡镇企业,1978年接触调解之后,叶金书便一发不可收拾,在人民调解路上走过了整整40个年头。经他调解的2000多个案子,成功率高达99%,至今没有一起反悔的。

  老百姓碰上点难事,都爱找他评评理。大到经济纠纷、征地补偿,小到邻里关系、家庭矛盾,叶金书总是全力以赴。

  2010年,季宅乡的很多村民找到叶金书,希望他帮忙调解金坑水电站遗留的补偿款问题。原来,工程建设期间,季宅乡的村民让出了最好的房子给指挥部使用,经过六七年的建设,工程完工,指挥部撤出工地,但是留给村民的却是破旧的房屋,没有任何形式的补偿。

  叶金书认真记下村民的诉求,查阅了大量资料,又对其他村民、单位进行走访调查,在2010年的青田县人大会议上,叶金书向大会提交了《关于要求解决金坑水电站建设时期指挥部、民工营及仓库租用民房补偿的建议》。在他多次呼吁下,青田县人民政府终于出台了解决方案,涉事650间民房业主都拿到了不同数额的补偿款。

  在解决季宅乡与邻县因为建造金坑水电站发生的补偿款纠纷中,叶金书爬崎岖的山路,走泥泞的小路,走进一户户村民家里,反复讲解赔偿的规定,一点点磨,一点点赢得100多户村民的信任,历时半年之久,才啃下这块硬骨头。

  “我也不记得自己每天要多少次往返在这条山路上,但记得曾经在这里掉进过冰冷的水塘,这种辛酸无法与外人道,但是调解成功后的满足感也是无可替代的。”叶金书回忆说。

  身兼老调解员与老代表,叶金书在处理问题时,不仅仅是化解矛盾、解决问题,还时常关注纠纷背后的前因后果,并在认真梳理、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就一些共性问题向有关部门提出意见和建议。 

  定纷止争 开创“季宅模式”调解

  叶金书认为,调解不仅仅是劝解,“调”,左言右周,意思是言语要周到,既要讲法律、讲政策、讲规定,也要讲乡情、讲民情、讲人情,事实讲清楚,道理讲透彻;“解”,上“刀”下“牛”,可以说是拿“法律的小刀”去割“牛角”,帮助当事人解决纠纷、解开心结。

  叶金书调解纠纷的方式独具风格,他笑称自己的调解就是一堂普法宣传课,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调解的过程中来,双方当事人的亲朋好友、村干部或其他知情人士,只要有兴趣都可以参与,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说得舒坦,听得仔细,批得严厉,更利于解决纠纷、化解矛盾。

  叶金书说,调解案子没有什么诀窍,老百姓发生纠纷很多都是为了争气、赌气,而调解工作,就是要让双方都消气、和气,同时,不管纠纷是大是小,都必须一碗水端平,不能掺杂私人感情。

  基层人民调解工作,很多时候是寻找法和理的平衡点。有一次,一群村民火急火燎地来找叶金书,说村里有个陈老太以高利贷的方式,向村里200多位村民借了200多万元还不了,很多村民为此聚集去上访。

  叶金书立马赶往现场,对村民进行情绪安抚,通过了解,发现借款对象大多是老年人,这些钱都是他们卖菜、卖土鸡蛋赚来的辛苦钱,甚至还有些是养老钱。

  叶金书又赶到陈老太家里,发现陈老太身患癌症,已经没有偿还能力了,但她的3个儿子,一个在上班,两个在国外,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在这样的情形下,叶金书当机立断,决定以“父债子还”的古朴传统作为调解的主线,将其在国内上班的儿子作为主攻对象,多次上门,耐心做工作,经过多次努力,陈老太的儿子兑现了还清一部分债务的承诺,被借款的村民也作出让步,这起涉及200多人的借贷纠纷总算得到较为妥善的化解。

  在青田县司法局的大力支持和指导下,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努力,叶金书总结出一套符合农村实际的以“早介入、清现场、明是非、解怨恨、重结果”为核心的基层矛盾调解工作机制,青田县在此基础上总结提炼出以“一线巡查、部门联动、三调对接”的“季宅模式”,并在全县、全市推广。 

  退而不休 会一直为乡民调解

  人生七十古来稀,叶金书已经退休十多年了,但他退而不休,始终用自己最朴实的力量支撑起最厚重的责任,奔走在第一线做调解工作,与老百姓建立了真正的鱼水情。

  2013年,高湖镇一养鸡场化粪池积水严重,老板夫妇和几个工人下去疏通污水池,却被浓重的沼气熏得晕了过去,工人季某和老板娘因中毒太深丢了性命。季某是季宅乡人,他的家属找到叶金书帮忙。叶金书作为“娘家人”觉得责无旁贷,但他希望家属不要吵闹,有理说理。叶金书从法理上分析,养鸡场在管理上有漏洞,要负全责,又从情理上入手,称对方损失很重,也失去了亲人,大家要互相体谅。

  足足交涉了一天一夜,按照赔偿标准,叶金书最终给出了41万元的赔偿建议,得到双方认可。15天后,赔偿款全部到位。

  正是这份鱼水情,支撑着叶金书在这片土地上从青丝守到白发,毫无怨言。他总说:“人活着,一定要为老百姓做点事情。我做了一辈子调解工作也停不下来,只要老百姓需要,我就会一直做下去。”

  在叶金书的办公桌上,摆满了他从事调解员工作以来所获得的奖章、奖杯及荣誉证书,有优秀调解员、“三等治安”荣誉奖章、十佳调解能手、全国人民调解能手等等,这些荣誉承载了他40多年来的调解员生涯。

  40多年来,叶金书调解的案子已经数不清,但可以知道的是,没有一起双方反悔,这也为季宅乡乡村振兴增添了内在因子。“邻里和睦了,家庭关系好了,大家才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凝心聚力,共助家乡建设,共谋乡村振兴。”叶金书说。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